【skivate】等候春日03

skipper离开后,private仍能记得那令人不适的呛鼻感,再到第二天,那不适之感宛若哽咽在喉间,仍能记起来,却不再有之前的痛苦,几天的时间过去,private只依稀记得自己在服药和沉睡中度过,呛鼻感再也记不起来,只能记得几天前的些许片段——当他睁开眼睛往熟悉的方向看去时,那人已经不在了。

skipper把烟熄灭后,烟灰散乱地分布在窗前,然而这些日子过去,那点烟灰早已无影无踪了。当护士把同意书递到private身前时,skipper正静静地站在他身旁。private尽自己最大努力去写下自己的名字,当最后一个字母缓慢地落笔收尾后,他才松了一口气。skipper瞥了一眼签名,后轻微地点了点头...

2017-08-04

【skivate】等候春日02

后来skipper在第二格抽屉的最里面找到了打火机,这不禁让skipper回想自己上一次抽烟是什么时候了,他把打火机打开,又“咔嚓”一声合上,最后把它放进大衣里,趁早出了门。

天气还是如昨日一样冷。skipper把手伸进口袋里,这种日子本就不该去那么远的路,但是他今天一早就接到了医院的电话,从带有些磁性的声音里,他迷迷糊糊地想起昨日到医院时的那年轻脸庞。

“你不会签自己的名字?”skipper看着手上已经签了自己名字,印着“药物使用同意”的纸张,看着另一栏病人签字处是空白的,又瞥了一眼把自己叫来有些不好意思的护士。护士解释道:“我们是没想到的,可能是语言逻辑混乱的另一症状,他……”

会有...

2017-07-11

【skivate】等候春日01

幽暗的衣柜里,一件布满尘埃的军服被拿起,经年累月的放置看不出有任何褶皱,在粗糙的布面上缓慢地抚摸,触及胸前的口袋,竟感到有些坚硬,他打开袋子的纽扣,指尖触碰到一丝冰凉——一个黑色的长方体,打开它,还会燃起微弱的火苗。

这年的冬天出奇的冷,军靴踏入厚重的雪里,印出一个个脚印,末了还有些雪块覆在鞋底。昨夜的大雪下得厉害,尽管整栋楼都把窗关得严实,但在房内仍能听见嘈杂的声响。skipper回想起昨夜大雪与风夹杂的夜晚,连续几天的熬夜不由得让他觉得困倦。他摸了摸冰冷的鼻子,有点想吸烟了,可惜兜里没有打火机。

这么算来,离第一次下雪也有几天之隔,只是不知道昨夜下得这么大……

marlene恰好在那...

2017-07-03

【skivate】某坑番外

“对,是你,过来。”

车子内的人向自己摆了摆手,示意自己过来。private停住了脚步,他望向离自己不远处的汽车,金色的稻田在二人之间翻滚,他穿过稻田,发现车子内的人穿着一件军服。

“嗯,乖孩子,”车子里的人点了点头,一边从兜里寻找着什么,private试图看清他的军衔,可是中午的阳光太猛烈,影子遮住了他的肩膀,那人拿出一张纸币,“能帮我去买支烟吗?”

private迟疑了一会,对方又拿出一张纸币:“给你的小费。”

private看着身前人手上的钱,想了想还是接了过来。对方对自己笑了:“去吧,顺便给自己买些糖果。”

这儿是离市区偏远的小乡村,准确来说,很少外地人会来到这里,更别说会有...

2017-05-30

あなたから僕への愛のサインは

それはそれは 奥ゆかしく泣けました

2017-05-25

【 skivate 】关于eggy

之前发过一次的被删了……绝望(扶额)

拿来当黑泥潭好了

-
-
-
-
-
-
-
-
-
-
-
-
-
-
-
-

“爸爸!”

“噗咳!”刚入口的咖啡还没喝下去就被吐了出来,衣服上沾上了一些,很好,刚洗好的衣服又要换洗了。skipper愤怒地回头,看到一个小小的身影,“eggy?”

“咦——原来真的会有反应啊。”还没skipper一半高的eggy像是恶作剧得逞了一般,笑了起来。

“……”skipper看到是eggy气倒是消了许多,“你怎么会在这……算了,”反正这小家伙偷偷跑进来也不是一两次了,他蹲了下来,和eggy面对面,“谁让你这么恶作剧的?”

“哼……完美的特工是不会暴露自己的行踪的。”小家伙自信地抬...

2017-01-31
1 / 2

© 燕子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