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vate/队新】可能是只假龙part1

🔻这是一个,一开始以为捡到的是个战五渣但是后期发现是个开外挂的故事(??

🔻只有蠢,没有逻辑😂


01

据说julian王国的公主被恶龙拐走后,骑士十分不乐意地跑到塔楼去讨伐恶龙,几经周折爬了几百阶楼梯,点亮蜡烛在漆黑的楼道探路,本来爬楼梯就累得半死的骑士发现脚边有个圆滚滚的小东西,是一个布满鳞片的尾巴,当骑士准备拔刀之际楼道里的灯都亮了起来,棕发少年向自己露出了两颗锋利的虎牙,凶狠地向自己“嗷呜”了一声。



02

“所以你当时为什么会突然攻击我?”skipper一边擦剑一边问旁边摇尾巴的恶龙。


“你踩着我尾巴了。”private可怜巴巴地答道。



03

骑士把恶龙打倒后,默默地想“这条龙为什么这么弱”,又蹲下身子问趴在地上的恶龙:“公主呢?”


恶龙“呜呜”了几声,慢慢地抬起头道:“什么公主……”


骑士拿剑戳戳恶龙:“julian国王的公主,是不是你拐走的?”


听到“拐走”二字恶龙瞬间炸毛:“没有!我在这里这么久了都没看到一个人影!”


骑士丝毫不意外对方会说出这样的话,毕竟他刑罚过很多个俘虏,于是他把剑对着恶龙晃了晃:“这话你当真?”


恶龙看到骑士亮出来的剑,迅速爬起来:“我我我……我都快在这里饿疯了才不会去干这么无聊的事!”说着说着又生气地摇尾巴,“不信你可以把我家都搜了,除了这些破蜡烛真的没有什么了。”


骑士想起古书里说的话:“你不是吃金币为生的么?”无论怎么看,这里就算再破烂也比julian屋子有钱。


“你才吃金币的,谁会有钱到自己啃金币吃。”恶龙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嘟囔道,“我也不会像书上写得那么神经病天天在塔楼上飞来飞去……”


骑士:……



04

擦完剑后的skipper又问private:“那你当时为什么不用火喷我?”


private沉默了一会,才答:“我当时不知道自己会喷火……”


skipper:……



05

恶龙带着骑士到他的“屋子”,称得上装饰品的只有一张床和塔楼窗口的窗帘,骑士看着眼前场景停顿了3秒,然后把目光回到恶龙上来。


“你看我说过吧,这里什么都没有!”恶龙十分自信道,“我还要告你私闯民宅!”


骑士把刚刚收回的剑又拔了出来。


恶龙的尾巴竖了起来,往后退了几步。


其实骑士此时并没有生恶龙的气,在那3秒钟的时间里,他回忆起了julian一个月前为他失去的公主鬼哭狼嚎,毕竟julian会动用这么大资金让自己找公主,这肯定不是假的,不过骑士走前,julian敲着王座的扶手道肯定是那恶龙干的!


可能这就是为什么他会盯着恶龙。


但是恶龙,被骑士盯得瑟瑟发抖……


感觉,有什么不好的事要发生……



06

据说julian王国的公主被恶龙拐走后,骑士十分不乐意地跑到塔楼去讨伐恶龙,几经周折把恶龙打倒,在干粮被恶龙抢了吃后意识到事态严重的骑士决定先把恶龙打包带回家,在返航的船上恶龙一脸懵逼地问骑士。


“你为什么会想到把我带回去啊?”


骑士头也不抬地看着地图道:“清蒸。”


恶龙又一次炸毛:“我要回家!”


骑士抓住转身就走的恶龙的衣领,道:“我说什么你就信什么?第一,你一点杀伤力都没有;第二,公主的事没着落我能把你扔在塔楼吗?原因参照第一点。”


觉得分析得有道理的恶龙停下了脚步且心甘情愿地被拖回来,望着骑士兼船长的英眉,追问道:“那我回去能做什么?”


骑士松开了衣领,道:“没想好,那就红烧吧。”


恶龙不爽地“嗷呜”了一声,十分肯定自己这次被耍了。



07

至少在众多人的眼里对恶龙的印象都停留在书中的插画中——身形高过房屋,脚一踏便是一间屋子的废墟,一双翅膀能横跨城堡与塔楼之间的大洋。骑士在遇见这只恶龙前也是这么觉得的,直到遇上恶龙后甚至怀疑自己的世界观是不是出了偏差,还是捡来的这只恶龙太特别。


若是把击败恶龙的事公布于众,除了让自己感受一夜暴富是什么滋味,第二个可能发生的便是没找到公主的倾家荡产,在深思后的骑士决定还是把恶龙先锁在家里,算是半个囚犯的恶龙对此毫无怨言,因为比起以前在破塔楼的日子唯一的区别就是有饭吃,而且也不会纠结清蒸还是红烧的问题。这让骑士觉得家里的那只不是恶龙而是只二哈,甚至为恶龙的满足度感到悲哀。


骑士看着只顾着埋头啃肉的恶龙,自言自语:“你说公主不在你这里,那可能会是哪里?”


吃饱的恶龙满足地摇尾巴:“你闯进我家又把我带到这里来就是为了这个什么公主吗?”


“……”骑士坐在椅子上,把身子向后仰,轻轻叹了口气,“你这个样子确实一点也不像几百年前说的……”


恶龙:“像什么?”


骑士把几秒前盛着肉而现在连肉渣也不剩的碗拿过来,内心感叹恶龙的“战斗力”,本想无视他这个问题,但不经意瞥了一眼恶龙看着他好奇的双眼,不禁轻笑:“几百年前王国刚刚成立的时候,国王派出舰队去扩张领土,结果一不小心跑到了你家,然后只剩十几个人跑回来。”


骑士说完这番话就转身去了厨房,恶龙似是想起了什么,起身跟在骑士后面:“你说的那条龙叫什么名字啊?”


“我怎么知道?”至少从“无一生还”到“十几人回国”这两个说法都在各本书写得都不一样,论死得惨不惨还写得挺详细的。不过听到对方一提名字的问题,骑士问,“龙也有名字?”


“有啊,你以为世界上就一条龙吗?”恶龙骄傲地挺起胸膛,他不经意的微笑把他的虎牙又露了出来,“我就叫private——但是我绝对没有杀过人。”



08

夜深了。


冬季的夜里往往比白天冷很多,恶龙抱怨房间里的床板又硬又冷,想向骑士多拿张被子,而骑士表示有床给你都不错了,最后僵持了好一会才把恶龙劝到床上睡觉。


恶龙身上唯一有鳞片的地方就是尾巴,房里的床靠墙,骑士一开始睡在靠墙的地方,结果睡梦中恶龙的尾巴躺到了骑士身上,强烈的刺痛感漫布骑士全身,把恶龙叫醒后直接换了个位置,叮嘱他不要转身,无视恶龙不爽的表情,骑士直接睡下,希望不要被再次吵醒。


可是事情总是不能如愿以偿,睡梦中的骑士意识微弱,只感觉到耳朵传来一阵低沉的轰鸣……脚边传来了痒意,它一点一点地向上传递,像是什么庞然大物敷在身上,似乎还在抖动,嗯?这个熟悉的感觉……


“庞然大物”的末端动了一下,骑士感觉腿上突然被插上一把利剑,习惯性地反弹差点摔下了床。


“private!”他扶着床沿,看见恶龙的尾巴卷了起来,可惜从窗口照进的微弱的光线只能看见尾巴的一部分,但骑士还是能感受到尾巴在颤动,而且鳞片像刺猬一样竖起,比以往更尖锐了,估计刚才就是被这个“暗器”给痛醒的。


骑士叹了口气,暗暗想道现在生气也没什么用,他拿起床边的灯具,点亮它,蜡烛带来的光亮散发到四周,形成了一个圆弧,把骑士的影子映在墙上,他把光亮靠近恶龙。


少年模样的恶龙颤动着身体,额前的头发因为冒汗末端几乎湿透了,骑士把恶龙的棕色刘海撩起,他看到恶龙额头上的水珠豆大般一颗颗聚集着,骑士方才的怨气一下子消了一半,他摇动少年的肩膀:“private?private?”


“唔……”恶龙蜷曲着,皱了皱眉,骑士摸了一下恶龙的额头,并没有发烧,该不会是不适应气候吧?不过高塔和这里的天气其实差不多,应该不会是这个原因,如果真的是生病那得去看医生才行,万一传染了……不过龙的病会传染给人吗?


骑士望着窗外的雨,密密麻麻下得可怕,荡在地上的涟漪一个还未消散就接着另一个,丝毫不给松懈的机会,一道光亮闪过,把整个屋子都照亮了,同时也照亮了少年的脸庞,随后而来的是低沉的雷声——他想,这个时候能找医生吗?呃……或许是兽医?


“嗷嗷嗷——”恶龙忽然把卷起的尾巴竖起来,整个人打了个激灵起了床,躲在骑士身后,“雷——又是雷!”



08

“……”骑士的眉毛挑了一下,经过一系列的推理验证,他转头看着后面瑟瑟发抖的恶龙,“你怕打雷?”


恶龙点点头。


“所以你刚才发抖冒汗是怕打雷?”


“打雷时我是会发抖,但是冒汗……好吧,可能更加严重了也说不定。”恶龙摇摇尾巴。


“……”


“我以前不是这样的!我记得我从七岁开始就不怕打雷了!”恶龙顿了一会,又补充道,“不过那是我舅舅告诉我的,因为我从七岁后就一个人住,没人告诉我睡觉时会不会发抖。”


“……”骑士的眉毛又动了一下,“好了,没生病就快睡觉。”顺便把恶龙的头摁到枕头上。


恶龙听到这句话后迅速爬了起来:“你以为我生病了?我在梦中感觉到有人摸我的额头,我以为是我舅舅……是不是你做的?”


骑士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很晚了,赶快睡觉。”


恶龙看骑士没有理他的意思,便躺回床上,但是刚才的触觉那么真实,不像是做梦,但是骑士会摸他的头又完全不可能,毕竟几个小时前他还想把自己吃了,他觉得这个问题愈想愈烦躁,加上身后有个尾巴不能让他翻身,导致恶龙的尾巴不停地摇啊摇,最后他忍不住问:“你是在关心我吗?”


骑士刚想又敷衍了事,但他想了想:“我看明天还是直接把你上交国王说公主是你偷的好了。”


恶龙瞬间乖巧.jpg:“……我帮你把灯灭了。”

评论 ( 7 )
热度 ( 22 )

© 燕子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