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vate】某坑番外

“对,是你,过来。”

车子内的人向自己摆了摆手,示意自己过来。private停住了脚步,他望向离自己不远处的汽车,金色的稻田在二人之间翻滚,他穿过稻田,发现车子内的人穿着一件军服。

“嗯,乖孩子,”车子里的人点了点头,一边从兜里寻找着什么,private试图看清他的军衔,可是中午的阳光太猛烈,影子遮住了他的肩膀,那人拿出一张纸币,“能帮我去买支烟吗?”

private迟疑了一会,对方又拿出一张纸币:“给你的小费。”

private看着身前人手上的钱,想了想还是接了过来。对方对自己笑了:“去吧,顺便给自己买些糖果。”

这儿是离市区偏远的小乡村,准确来说,很少外地人会来到这里,更别说会有军队入驻。private不知道这次发生了什么,但既然是军人的要求,他就只好去做。

烟店离这不是很远,private很快就回来了,带着烟回到了车子处。

“嗯?只有这种烟了?算了,凑合吧。”

他把头伸出车窗去拿烟,private终于能看清楚对方的样子了,他的两眉如峰,双眸望着自己手中的烟,与其说他的眼神有种与生俱来的威严,不如说那是久经沙场打磨后目光的明察秋毫。

他抬头看了一眼private,眼神交汇的时候,他给了private一个善意的微笑——或者说是戏谑。private感到有些不自在,他一只手靠着车窗,准备靠近private的时候,private可以闻到一股微弱的烟味儿,但不是香烟的味道,是……硝烟味。

“不,不要把整袋烟递给我,”他看到private准备拿烟给自己,立马拒绝,“只需要把一支烟拿出来就够了。”

private停下了正在递烟的手,看了看手中的烟,带着疑惑,把一支烟拿了出来。

两人的距离很近,private刚拿起烟,手指离烟嘴只有很短的距离,他还没来得及把手指离烟嘴更远些的时候,对方忽然咬住了烟嘴,private的手指感到一阵凉意,忍不住手一缩。

烟被拿走后private摸了摸自己的手指,对方看到他的反应,笑道:“抱歉了。”然后点燃了烟。

微弱的火光在车内闪现,过了一会,车内的人拿下了烟,吐出一阵浓烟,浓烟遮住了他半边脸,一点一点慢慢飘出车窗。

“咳,咳咳咳……”烟飘向了private,突如其来的咳嗽让private急忙捂住了鼻子。

“喔,我是否需要再说一次抱歉?”车内的人漫不经心地叼着烟,转头看着private,竟又有点想笑。

private皱了皱眉,他显然有点生气了。

对方只好忍住笑:“嗯,你过来让我仔细看看。”

private不知道为什么,乖乖地走过来了。

对方端详了他好一阵,道:“长得还不错,以后不来参军吗?”

private对对方的询问感到奇怪,但自己还没到参军年龄,只好回答:“我还没这个打算。”

可对方又笑了,也不知是不是在自言自语:“嗯……当你知道为了家人和国家的安全的时候,就会知道签下自己的名字是怎样的感觉了。”

等说完这句话后车内的人把笑容收敛了,那人把烟拿下,又吐出一口浓烟。

这个季节的阳光还不是太猛烈,却足够熏得人迷迷糊糊的,private躲开了第二次飘来的烟,在烟从车窗消散后他看到了那人的侧脸,莫名地显得有些落寞。

等到了烟全部散去后,他道:“你,再靠近一点。”

private顿了顿,虽然很不愿意再做一次,但想到对方的身份,他又乖乖照做了。

当private离车窗快靠得十分近时,对方忽然用双手捧过他的脸颊,试图让private的脸靠近自己,后在private的额头上亲了一口,行如战场上对胜利的喜悦表达,又或是一种馈赠。

“这算是对之前失礼的歉意,还有,”松开手后,对方发动了车子,“祝你好运。”

车子很快开走了,private还没反应过来,甚至还没来得及问“你这是什么意思”,可车子运行带来的尾气又惹得自己一阵呛,带着几分惊讶和疑惑,他往后退了几步。

“咳,咳咳咳……”private把烟尘拍走,他望着离自己越来越远的车子,在远处化为一个点,最后消失不见。

乡下的地真是不好,不仅有浓烟还有飞起来的沙土,沙土飘到了private的衬衫上,他拍走了沙土,望向远处空无一人的小路。

private看着手里的少了一只烟的一袋烟,让private奇怪的是对方怎么不把整袋烟拿走?

private回头,望着眼前的田野,只好原路返回。

随之而来的,是四月的温暖的阳光,稻田在自己的身下摇摆,麦穗还未垂下的脑袋。

private甚至不知道那人的名字,从何而来,为什么来——不过这些疑问随着时间而慢慢消逝了。

那时是春日之末,未成长的懵懂,在春日的温暖下一点一点地沉寂,如未成熟的麦穗。

包括以后的路,也是如此。

---
应该没什么漏改的地方吧,咳。
想了想还是先别说这坑的名字了,也没啥特别的……咳咳咳。(重点是写得慢好吗(划去))

评论 ( 3 )
热度 ( 24 )

© 燕子粥 | Powered by LOFTER